香港奖卷一波中特|153期飞雪一片一波中特
 
您現在的位置: 達州文藝網 >> 文章中心 >> 文藝品牌 >> 巴山作家群 >> 文學萬花筒 >> 正文

蘇東坡詩化人生的魅力

 2008/3/25 15:00:09  來源:本站原創  [發表評論]

 

一、魅力四射的蘇東坡


    學習型社會已經成為人們的共識,中國的讀書人日漸增多。讀什么書的問題擺在大家面前,許多人尤其文化人都會選蘇東坡。為什么呢?


    正如林語堂先生說的那樣,像蘇東坡這樣富有創造力,這樣守正不阿,這樣放任不羈,這樣令人萬分傾倒而又望塵莫及的高士,有他的作品擺在書架上,就令人覺得有了豐富的精神食糧。從書架上取出任何一本東坡詩文閱讀,當然是最爽心悅目的精神享受。究其原因,首先是東坡卓越的文學成就,其次是蘇子的人格魅力。


    東坡的文學成就早有定論,勿容贅述。而今日吾人讀其詩文,別無理由,只因為他寫得那么美,那么遒健樸茂,那么字字自真純的心肺間流出。


    說到蘇東坡的人格魅力,林語堂先生也說得夠意思了,說他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天才,有高度的智力,有天真爛漫的赤子之心——正如耶穌所說具有蟒蛇的智慧,兼有鴿子的溫柔敦厚。他保持天真淳樸,終身不渝。政治上的勾心斗角與利害謀算,與他的人品是格格不入的;他的詩詞文章,或一時即興之作,或是有所不滿時有感而發,都是自然流露,順乎天性, 剛猛激烈, 正如東坡所說的“春鳥秋蟲之聲”。


    東坡一直卷在政治漩渦之中,一生多舛,屢遭貶謫,但是他卻光風霽月,高高超越于茍茍營營的政治勾當之上。他不忮不求,隨時隨地吟詩作賦,批評臧否,純然表達心之所感,至于會招致何等后果,與自己有何利害,則一概置之度外了。因是之故,一直到今天,讀者仍以閱讀他的作品為樂,因為像他這樣的人,總是關心世事,始終抗言直論,不稍隱諱的。他的作品之中,流露出他的本性,亦莊亦諧,生動而有力,雖胥視情況之所宜而異其趣,然而莫不真篤而誠懇,完全發乎內心。東坡的成就非凡無比,被譽為中國歷史上的一位曠古奇才。他的詩作憂國憂民如屈原,枯淡簡樸如陶淵明,任情揮灑如李白,寓意深厚如杜甫,充滿了人生的深刻感悟;他的詞作雄壯為骨,超逸為肌,開創豪放派詞風;他的散文氣勢充沛,行若流水,是唐宋八大家的佼佼者;他的繪畫有“一燈分焰,照耀古今”之說;他的書法灑脫遒勁,獨具風格,名列唐宋四大家(顏真卿、柳公權、歐陽修、蘇軾)之列。


    一千年來,為什么中國歷代都有那么多人熱愛這位曠世奇才,是因為東坡詩化人生放射出的迷人的魅力。這魅力如美麗芬芳之在花朵,是易于感覺而難于說明的。他揮動如椽之筆,如同兒戲一般。他能狂妄怪癖,也能莊重嚴肅,能輕松玩笑,也能鄭重莊嚴,從他的筆端,我們能聽到人類情感之弦的振動,有喜悅、有豪放、有夢幻的覺醒,有執著的堅忍。他享受宴飲、享受美酒,總是熱誠而友善。他自稱生性急躁,遇有不愜心意之事,便覺得“如蠅在食,吐之方快。”他身處逆境仍保持胸襟開闊,樂觀不變。總之,我們所得的印象是,他的一生是載歌載舞,深得其樂,憂患來臨,一笑置之。他的這種魅力,是詩化人生的魅力。這魅力,使無數中國的讀書人為他傾倒,為他愛慕。

 

二、人間有味是清歡

 

    蘇東坡能夠做到自然心態入世、超然物外為樂而卓然不群,自有他非同一般的功業觀、人生觀,也自有其一套獨特的人格價值觀。正是如此,他才得以在起伏不定的人生境遇下保持一種“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定風波》)的超然態度,形成了不為外物所動的遺世獨立的人格,并以其源自生命本真的滿腔熱情與開闊的胸襟擁抱世界,體味快樂人生,贏得世代人民的喜愛。蘇東坡獨特的人格價值觀即他的文化生命的核心,是成就他“文章妙天下,忠義貫日月”(黃庭堅《跋東坡墨跡》)的強大魅力。那么,蘇東坡的這種獨特的人格魅力是怎樣形成的呢?


    已經有許多的研究探討這個問題,或曰真率、或曰曠達、或曰豪爽,似乎都在個性上尋找答案。這種從東坡的個人生活經歷和情感體驗聯系起來,并運用心理分析的方法的長處,在于能夠發現較深層的心理動力。但這種離開審美的意味只顧一味地深掘探奇,難免有些鉆牛角尖。對時過千年的古人做心理分析(其實是一種揣摸),實在有些牽強,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從東坡留下來的作品中去尋找答案。說實話,喜愛蘇東坡,應該是喜歡蘇東坡的詩詞文賦的結果。詩言志,言為心聲,這是不爭的鑒賞觀。蘇東坡的詩讀多了,我們才發現,蘇東坡的人格魅力,是從他的詩文里放射出來的,自然我們也可以在他的詩文中找到放射魅力的源頭。最有說服力的一闋詞抄錄如下:

 

浣溪沙

細雨斜風作曉寒,
淡煙疏柳媚晴灘,
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末乳花浮午盞,
蓼茸蒿筍試春盤,
人間有味是清歡。

 

    這闕詞,東坡在旁邊寫著“元豐七年二一月二十四日,從泗州劉倩叔游南山。”原來這闕詞也作于東坡因“烏臺詩案”被貶黃州以后的艱難時刻。畢竟是曠世奇才的東坡,居然在政治受挫、經濟困難的時候,申請東坡荒地,躬耕求食,自號東坡居士,還常和朋友到郊外去玩。此詞寫他在南山里喝了浮著雪沫乳花的小酒,就著春日山野里的蓼菜、茼蒿、新筍,以及野菜的嫩芽,然后自己感嘆:“人間有味是清歡。”因為試吃野菜感受平凡的清歡,而倍感人間更有滋味。這種清淡的歡愉不是來自別處,而是來自東坡對平靜疏淡的簡樸的生活的熱愛和追求。當一個人可以品味出野菜的清香勝過山珍海味,或者一個人在路邊的石頭里看出了比鉆石更引人的美好,或者一個只林間鳥鳴的聲音感受到比提籠遛鳥更感動,或者甚至于體會了靜靜品一壺烏龍茶比起在喧鬧的的晚宴中更能清洗心靈……這就算得感受到“清歡”了。“清歡”之所以為東坡所好,是因為它對生活的無求,是它不講求物質的條件,只講究心靈的體味,是一種崇高精神的追求。東坡的“清歡”境界是很高的。它不同于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那樣的自我放逐;或者“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那種盡情的歡樂。它也不同于杜甫的“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這種悲痛的心事;或者“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那種無奈的感嘆。一生無求,那是訛言,但像東坡這樣能夠由“清歡”體會到人間真味的人卻又難得。正如東坡的另一首詩寫:

 

梨花淡白柳深青,
柳絮飛時花滿城;
惆悵東南一枝雪,
人生看得幾清明。

 

    東坡憑著東欄看著欄桿外的梨花,滿城都飛著柳絮時,梨花也開了遍地,東欄的那枝梨花卻從深青的柳樹間伸了出來,仿佛雪一樣的清麗,有一種惆悵之美,但是人生,看得這么清明可喜的梨花能有幾回?千古風流人物的蘇東坡才能夠在清歡里體會人間有味,而且特別是在污濁滔滔的人間,也能體會到清歡的滋味來。所以,東坡在“烏臺詩案”之后才能夠順利地實現思想轉變,完成人生功業,獨善人格風范。即便是最后的幾年,蘇東坡被改貶天涯海角的瓊州(澹州),地荒人稀,生活極端艱苦,仍然能堅守平常心態,隨遇而安,堅持為當地土族人民做好事,堅持傳播文化知識,同時獲取又一次的創作豐收,還在《自題金山畫像》中寫下“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澹州”的自負與自豪。可以這樣說,東坡的真率、曠達、豪爽的詩樣人格,都是從“清歡”里衍生出來的。

 

三、也無風雨也無晴

 

    東坡體味到的“人間真味是清歡”,幾乎是難以翻譯的,可以說是“清淡的歡愉”,又很難說出確切的內涵。因為活在這個世界上,有千百種人生,就有千百種人生的感悟和追求。文天祥的是“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青照汗青”,我們很容易體會到他的壯懷激烈。歐陽修的是“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和月”,我們也能體會到他的綿綿情恨。納蘭性德的是“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不多情”,我們也不難會意到他無奈的哀傷。甚至王國維的卻是“人生只似風前絮,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我們只是感覺蘇東坡的全部詩文里,滿紙都寫著“清歡”兩個字。奇人東坡體味到的“清歡”境界很高,我們憑的只是凡眼,卻只能識別一二,根本無法作周密的破解。只是從他的詩文中淡淡地感覺到,在東坡的“清歡”里,自然流露出來的是東坡的自然之心,超然物外和隨緣自適的人性風采。


    正是東坡的自然之心,才使得他一次次地渡過人生的一道道難關。即便是對他打擊最大的“烏臺詩案”之后,雖然幾至喪命,但他終以自然之心振作起來,開始了他“東坡居士”的生涯,還以高昂的生命熱情唱出:“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謫居惠州,東坡也有詩名:“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食荔枝》);遠貶海南,又有詩句:“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六月二十夜渡海》),流露曠放通達、隨遇而安的自然心靈。


    東坡謫居黃州生活是十分艱苦的,“初到黃州,廩入既絕。人口不少,私甚憂之。但痛自節儉,日用不過百五十。”(《答秦太虛書》)此時的東坡的生活正如他《東坡八首》前言的小序所說:“余至黃二年,日工資以困匿,幫人馬正卿哀余乏食,為郡中情幫營地數十畝,使得躬耕其中。地既久荒,為茨棘瓦礫之場,而歲又大旱,墾辟之勞,筋力殆盡。”在這種情況下,東坡居士呈現給人們的形象似乎該是貧病交加,頹然自傷的,然而事實上人們看到更多的卻是一個快活而滿足的東坡居士。
東坡著實滿足于黃州的風物,充分享受黃州農人怡然自得的生活。在黃州,他寫下了許多田園山水詩句,如:“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初到黃州》)“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贊美黃州的自然風光,并陶然自樂于其中。又如:

 

浣溪沙

簌簌衣巾落棗花,
村南村北響繰車,
牛衣古柳賣黃瓜。 

酒困路長惟欲睡,
日高人渴漫思茶,
敲門度問野人家。

 

    此詞上片寫初夏晴日,棗花盛開,簌簌地落在過路人的衣巾上。收繭正忙,村南村北響起繅車聲。村頭的老柳樹下一個穿著粗布衣的農民正在席地賣黃瓜。這些平常之景,在東坡筆下顯得極富農村的生活情趣。下片寫問茶,因為酒困路長只想瞌睡,又因日高天熱,使人口渴,于是隨便地想向農家要口茶喝,便去敲門。為官的東坡,一點都沒有官架子,灑脫曠放的性格和平易近人的作風躍然紙上。因為田園風光的清新,農家生活的淳樸,東坡居然發出“何時收拾耦耕身?”和“使君元是此中人”(《浣溪沙·軟草平沙過雨新》)的感慨。


    東坡喜歡登山臨水訪勝,《西江月·頃在黃州,春夜行蘄水中》一詞,表現超然物外的“真者之樂”:

 

照野彌彌淺浪,
橫空隱隱層屑。
障泥未解玉驄驕,
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風月,
莫教蹋碎瓊瑤。
解鞍倚枕綠楊橋,
杜宇一聲春曉。

 

    東坡在黃州以詩明志,表達對人生哲理的探求,體現隨緣自適的生活態度。如《臨江仙·夜歸臨皋》敘及自己乘舟醉聽江聲之時的感慨,結句“小舟從此逝,江海度余生”,顯得胸懷博大。《定風波》一詞通過途中一件平凡小事,寫出有關隨緣自適的人生哲理: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詞前有一題記,“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其中“余獨不覺”,暗示出因雨趣而獨享“清歡”之樂。不是嗎?風雨驟至,穿林打葉,聲聲入耳,詞人卻且吟且嘯,徐步向前,多么自然安祥!“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一句擲地有聲,而且語出驚人,一向都堅持披領蓑衣任恁煙籠雨打,使“清歡”之境界達到巔峰!


    東坡居士既以自然之心入世,又得以享受超然物外的清歡之樂,加上隨緣自適的人生態度,使得他展現給人們的最富魅力的部分,就是他的詩性人生了。由于獨特的人生觀、人格價值觀的形成,蘇東坡才得以實現政治角色向文化角色的轉變,堅持清歡的人生價值目標,使得他不管身在何處,處在何種位置,都能以詩人的眼光打量這個世界,看到常人難以看到的自然、人事之美,享到“清歡”的人間真味。東坡以詩人的才情把稍縱即逝的詩的感受賦予不朽的藝術形式,而使之長留人間,藝術追求達到人生追求同樣的新境界,留給世代人們無窮的精神享受。

 

四、詩“清歡”詞也“清歡”

 

    歷代的文論家都拿一個“妙”字概括東坡的詩詞,現在可以拿“清歡”來鑒賞東坡的詩詞了。把“清歡”作為一個審美標準固然有些不洽當,但因為東坡的詩詞的獨具一格,唯“清歡”一說方能概括其風格特點,否則就完全等同于辛棄疾、張孝祥了。


    瀏覽東坡的全部詩詞,無不充溢著“清歡”的氣息。無論是表現“悲歌黎元”的、抒寫登山臨水的,還是談道論理的、感慨政治失意的,都能夠以平常心、自然情,追求“天工與清新”,無不洋溢著淡淡“清歡”的“人間真味”。比如讀關心民瘼的《浣溪沙》,東坡也是從描繪農村美景和淳樸的農家生活著筆,表達內心深處對清歡生活的憧憬:

 

麻葉層層寢葉光,
誰家煮繭一村香?
隔籬嬌語絡絲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
捋青搗麥少軟饑腸。
問言豆葉幾時黃?

 

    這首詞寫謝雨途中的見聞.上片寫農事活動,寫得何等的自然清新!得雨后,村外麻葉層層發光,來到村頭就聞到陣陣繭香,是誰家在煮繭使得滿村飄香呢?走進村來,隔著籬墻就聽到繅絲女嬌媚的談笑聲。下片寫作者對農民生活的叩訪。須發斑白的老翁拄著藜杖,他正喝過一點酒,醉眼迷離;村民正在捋青,準備搗麥少后用來充饑,看來青黃不接時,農民生活仍有困難,于是詢問:豆子幾時能黃熟可收?詞中洋溢著濃郁的農村生活的氣息,表現詞人對農村生活的向往和對農民的深切關懷。我們從東坡行筆描繪景物,躬身詢問村民自然和自在的情感流露中,體會更多的當然是東坡那殷殷“清歡”的喜悅之情。


又如東坡著名的《飲湖上初晴后雨》:

湖光瀲滟晴方好,
山色空朦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濃妝淡抹總相宜。

 

    晴也好,雨亦奇,濃妝淡抹都相宜。沒有“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無一處不美景”的獨特視野,沒有堅持追求“清歡”之人生,“清歡”之藝術,捕捉不到晴也好雨亦奇的感受,也想不到拿西子來比西湖的比方,寫不出西湖的神韻來。“濃妝淡抹總相宜”,正好是蘇子“清歡”心境的真實寫照。


    還有,那么多流傳至今而且膾炙人口的詩詞名句,諸如“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惠崇春江晚景》)、“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蝶戀花》)、“橫看成嶺豎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題西林壁》)、“且并水村欹側過,人間何處不纔巖。”(《慈湖峽阻風五首》)、“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蝶戀花》)、“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臨江仙》)還有那首中秋詞的絕唱里的“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水調歌頭》)等,無不洋溢東坡居士自然之心、超然物外和隨緣自適的“清歡”真味,真可謂詩“清歡”詞也“清歡”。

 

    探究東坡居士詩化人生的魅力,對生活在物欲橫流的現代的人來說,無疑是有十分重大的意義的。因為在我們擁有愈多的物質世界,我們的清淡歡愉就日漸失去。現代人的歡樂,是到油煙爆起、衛生堪憂的啤酒屋里去吃炸蝸牛;是到黑天暗地、不見天日的卡拉OK去亂唱一氣;是到鄉村野店(農家樂)去豪飲一番;以及到狹小的房間里做方城之戲,永遠重復著摸牌的一個動作……這些烏濁的放逸的生活以為是歡樂,想起來勿寧是可悲的事。為什么現代人不能過清歡的生活,反而以濁為歡、以清為苦呢?蘇東坡能夠在清歡里體會人間有味,在污濁滔滔的人間也能找到清歡的滋味,為我們樹起了一面旗幟。我們何不像蘇東坡一樣,回歸自然,隨緣自適,自然就能享受到人間真味的清歡了。

 

參考文章:

------------------------------------------------------------
1、林語堂  《蘇東坡傳·序》
2、許外芳 黃清發 《淺論蘇軾的文化性格內核》(網絡文章)
3、無風起浪  《論“東坡居士”的文化生命》(網絡文章)
4、佚名 《專家講蘇軾》(網絡文章)
5、劉廷乾待編 《新編中國古代文學史》
6、于非主編 《中國古代文學》

 

【作者:武禮建】【責任編輯:singceen】
 
  • 上一篇文章: 沒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圖片新聞

    歷程:《面對這幅畫,

    特稿:抗擊疫情,渠縣

    原創音樂:《冬去春來

    原創音樂:《待到春暖

    時評:《提高抗疫文藝

    特稿:疫戰中的開江文
      最新推薦

    版權所有:達州文藝網 地址:中國·四川省達州市西外永興路2號市政中心1107A室
    電話:0818-2153622 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號:37029820 郵編:635002
    網站建設維護:達州科創網絡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網絡技術:0818-2500000
    備案號:蜀ICP備19030744號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310v大赢家比分网 福州麻将什么是金龙 杭州麻将软件 千禧3d试机号金码 cba比分直播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图 易操盘配资 江苏麻将有没有挂 浙江6+1 吉祥吉林麻将微信群 皇冠即时比分 安徽来来麻将外挂 体彩快中彩开奖记录 世界杯今晚比分预测 辽宁35选7综合版 国际股票指数代码应如何投资